六四年下半年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3-28

摘要:六四年下半年,矿区开始征兵了,我和哥哥一起去报名、检验身体,各种关口都过去了,哥俩在家等候着消息。消息下来了,哥俩都验上了,父母和我们商量,哥哥已参加工作,只有我去当兵。我虽从上完小开始,就时常离家住在学校,那都是三天两后响的时间,这次真的要走,可真的有点后怕。盼和怕两种感情交汇,说不上的感觉。正式入伍通知书发下来了,矿区也热闹起来。

六四年下半年,矿区开始征兵了,我和哥哥一起去报名、检验身体,各种关口都过去了,哥俩在家等候着消息。消息下来了,哥俩都验上了,父母和我们商量,哥哥已参加工作,只有我去当兵。我虽从上完小学开始,就时常离家住在学校,那都是三天两后响的时间,这次真的要走,可真的有点后怕。盼和怕两种感情交汇,说不上的感觉。正式入伍通知书发下来了,矿区也热闹起来。

我家乡矿区这次一共要走四个人,崔大权、尹忠是教师和中专干部,我和牛丙森是待业青年,当然我们的年龄也小一点,家属委员会主要欢送我们俩。好多的青年们用各种形式进行欢送,有送礼品、钢笔、笔记本、针线荷包等等。其中有几位大姐姐就给我了几个针线荷包,谁知到了部队还引起同志们的嘲弄,我一生气将荷包上的名字给撕掉了,不过我一直将它用到复员,并将它带回家乡。

我真的要走了,时间过的真快,年轻人往外去闯一闯,去见一见世面,也是一件好事。我要离开家乡,离开父母了,母亲是最难受的一位,她已是快六十岁的老人,我又是最小的儿子,她肯定不知掉了多少眼泪。快走的几天,我也不敢多和母亲正视,尽量避过她的注意力,以免她过多的伤心和掉泪。走时哥哥送我到县城,临上车,我回头再看看母亲,再看看家乡、再看看矿区,我告别了亲人,告别了家乡,同时也告别我的少年时代,我暗暗地掉下了眼泪。回头看学生时代也结束了,少年时代也结束了,从此我步入了青年时代,步入了成人时代,也步入了军人生活。我前头有更长的路要走,有更多的知识要学,人生的道路漫漫,靠自己的的双脚,学前人的样子,走自己的路。

1999年9月22日晚上

共 6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作者一篇回忆参军临行时的文章,是难以忘却的才是最为珍贵的,文字朴素,温暖人心,欣赏佳作!【编辑:至简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5-0 -16 12:42:51 期盼新作,遥祝吉祥!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D3买什么牌子好固本回元口服液官网经期不准该怎么办

轻度血脉瘀阻怎样治疗
柳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治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